山下贵宽子

何もない 何でもない

「toruka」11.11 pocky day

今天taka出门的时候特意带了一盒pocky,目的很明显——他想和toru一起吃,但是这个吃的姿势和平时就不太一样了。直接说出口又总觉得不好意思,到时候就只能看toru的个人领悟了,taka这样想着。


live之后放了个小长假,大家这才重新聚在一起排练。休息时间一到,taka就把pocky从包里拿出来,站在toru的视角范围里准备开始撕pocky的外包装。“mori酱你可以快点拆嘛?我等你撕开等好久了”ryota大叫着。此刻taka的内心则是:ryota叫出来了说明toru也看到了吧,那我要不要随便丢给他们一包?可嘴上说的却是:“诶哟,给给给你自己拿去撕。”


11.11 pocky day 刚开局taka就丢失了自己的道具。


全部丢给ryota之后taka才反应过来,全部丢给他了自己要怎么提示toru!


正当taka茫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的时候,tomoya递了一根pocky过来,“takahiro你去试试吧”露出招牌笑容的小天使如是说道。


于是就出现了叼着一根pocky慢慢移动到toru身旁一脸正经的taka。


“要来一根嘛!”

“感觉pocky好甜啊,不用了。”

“没有啊,pocky还好不算太甜,而且一根而已。”

“那给我半根吧。”

taka听后乖乖的掰了半根下来递给toru。

“不是这样吃半根,而是。”

toru从自己包里拿出pocky,拉着taka以嘴
对嘴的姿势吃完了他的半根pocky。


今天taka的小计划也被完美实施了。

亲友刚刚给我说 我的ID很容易让人误会 因为看到山下大部分人会想到亚麻P 突然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要不我改叫森内亨子 (?????) 不行 亨这个 子不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toruka」濁流

想尝试用两个人的视角来写一次
第一人称
叛逆贵x富二代亨



“谁都不要过来,就让我这样腐烂下去就好。怎样都好,反正再也回不去了,就这样吧,再见了。”纸条上留着这样的字迹,山下亨知道笔迹的主人是谁,他曾和他一起属于这个空间,只是现在,谁都不会在这里停下了。



TAKA视角
我以为我会和他一辈子都在一起的,没想到只是我单方面的妄想,其实谁都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我们没法感受到对方的爱了,如果是出轨的话我的心里都会好受很多吧,嗯,也不对,只能算是自己找到了宣泄的一个情绪点吧。就算这次不离开,也总有一天会以更痛苦的方式从对方的身边离开。所以,不如就从现在开始,放过对方,也放过自己。


不过回想起来,是他将自己从那个深沼里拯救出来,不惜和家里闹翻,一夜之间从挥霍无度的富二代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对方本想着再怎么样家里人也不会太决绝,结果还真的就那么决绝,想到这里又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随后便是从之前租住的大别墅里搬了出来,再次搬进那间只有10平米的小房子里。


当时实在是没法向家里请求帮助,毕竟当年闹着再也不会回去的人是我,而且那段恋情也必定不会收到来自他们的祝福,诶,与其说祝福,不会恶言相向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啊,原来我们那段时间过的那么不顺心嘛,为什么当时的自己没感受到呢,揉一揉眼睛,眼泪就跟着出来了,诶,笑完就哭,自己这是什么毛病。


摇摇头又向四周望望,也没什么人,也没人朝自己看,也对,现在是大半夜啊,大家都累了谁还有心情去管一个陌生人在干什么。对方在干什么呢,也许睡了吧,应该重新和家里和好了吧,自己欠了他那么多,大概是没办法还了,诶这样好像也不太好啊,欠着总有个牵挂。既然决定了要留开,还是什么都不要留的好。


但是又一想,他应该不会在意这些。


因为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哈哈哈哈,为什么我要边哭边笑啊,好蠢啊,这不是我正想要的嘛。那段时间,一直吵架,一直吵架,甚至动手。好几天见不到他,回来的时候身上又有好几种香水味混杂在一起,然后我也出去这样。回来的时候他眼里的一丝在意都没有。


冷静下来想一想,上一次做是什么时候呢,想不起来时间了是为什么,原来有这么久了么。可又莫名其妙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第一次接吻的样子,他说喜欢自己的眼睛然后仔仔细细亲吻它们的样子。


何必呢,这样强迫自己,那之后自己也开始无视他,和不同的女孩子混在一起,又因为工作的原因长期不回家,虽然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也足够让自己煎熬了。


啊,电车终于来了,可以上车了。我买了去哪里的车票来着,诶,随意吧,去哪里都好,只是不想再留在这里了。





TORU视角
拿到这个纸条的时候我反倒冷静了下来,本来我有很多好消息想要和他分享,想抱紧他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家里人在哥哥的劝说下已经愿意接受我们了,不要再和别的女人呆在一起了,想和他久违的做(x)爱(x),但是为什么此刻自己有一种松一口气的感觉。


两个人开始吵架是从两个月之前开始的,没有任何征兆,没有原因,前几天甚至大打出手,两个大男人在这方面则是更加没有轻重,他也累了吧,怪不了他,如果及时告诉他自己是去做了酒保补贴家用的话,诶还是不了,不想给他太多压力。


当初什么事前准备都没有就向家里宣布和他的恋情的时候真的是太蠢了,也让他受到了伤害,不过我是真的没想到爸妈会断掉我所有的经济来源啊,诶,事发突然都没能给自己留点存款。口渴了,去喝杯水吧。
拿杯子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魔障,把他的杯子也一起拿了出来,倒水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倒两杯。他出去了啊。



把家里找了一遍之后,发现他只带走了几件衣服和他最喜欢的那只小熊,就像一次短途旅行一样。过几天后就会回来的吧,也许,大概。还能看到他么,这还是可以的吧,毕竟日本这么小,可他不会回到自己身边了吧。


他之前说他再也感受不到我的爱了,可我不知道我曾经是怎样爱着他的,最开始的时候我是不忍看他一个人那么痛苦,想让他在自己身边做他喜欢的事情,可后来意识到我不能没有他的时候,我就和他一起在这个小房子里了。那段时间真开心啊,是我有钱的时候没体会过的开心,真心的爱一个人,又感受到自己被人真心的爱着,啊,原来是那种感觉啊。好像想起来了呢,为什么他在的时候我没法想起来呢。为什么呢,我不能没有他。


我以为一段冷却期能让我们的感情回到原来的样子,可现在看来,我好像哪里做错了。我把忽视当成了宽容,没能好好解释也是,他很担心吧。所以那些算什么,报复吧…。不能怪他啊,离开也是,算下来,是我逼他走的吧。


诶?润滑剂居然都过期了,有这么久了嘛,也对…吵架的时候双方都只用手解决,没一个人愿意认输,为什么啊到底为什么,事到如今,要是谁来问自己原因或者去问他原因的话,那想必我们都说不出来吧。


诶,想点开心的吧,第一次做的时候他居然强调一定要自己来动,这样倒是不错,自己不会累还可以好好享受,那时候想着,这么主动的人还真是可爱啊。他比自己矮10厘米,接吻的时候总是把自己拉到和他一起水平线上,真是强硬啊。也不认输,当初死缠烂打的好久才答应和我交往的,当初想着绝对不要放开他的。


现在到底算什么,怎么办我好想他,他到底在哪里。



TORU视角

虽然不知道他会在哪里也还是决定去找他了,总不会已经去了美国吧,但是现在这么穷应该还是去不了吧,这一点上应该是可以安心了。说起来之前他好像一直闹着想出去旅游的,等他回来了再一起去吧,地点也让他来定。


啊,不对不对,应该先带回家,带他好好地去拜访父母,让他先收到第一份祝福,我希望他能对我们的感情能再多一点勇气,不要再因为害怕而不敢前进。


公交差点就坐过站了,嗯,倒也算及时赶上了电车。坐在对面的小情侣看起来很恩爱啊,女生一直在给男朋友撒娇。诶,阿贵不也经常向我撒娇啊,但是感觉他自己倒是没注意到,反倒是有几次故意撒娇的时候他比我还先笑场,没办法他这个人就是这么可爱啊,虽然拿可爱形容男性总感觉怪怪的,但是我觉得行就行。又点了点头,强行赞同自己的观点。


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吃什么不过还好有便当卖,不至于饿死。虽然总体感觉还不错,不过还是想吃阿贵做的饭,突然想起来之前有一次他生病了给他熬粥喝,结果他喝了一口就喷了出来。说实在我也没想到会那么难喝,感觉要补充营养啊,那我就什么都加点进去,后来,后来就被他禁止进厨房了。说到这个我黑暗料理的才能还是有的嘛。


可想着想着越发想吃他做的饭了。


阿贵现在会在干什么啊,吃饭了嘛,但要是他的话应该已经找到落脚的地方了,阿贵就是个这么不用人担心的人。这点上还是很好的,反倒是自己之前一直能让他担心。也并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只是没有告诉别人我去干了什么,也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时间一长,就让他感到不安。


但是总而言之还是我想的太简单的,事情变成现在这样,可以说是我单方面的原因,但我也会找回一切,就像我当年对他的承诺。那时可能只是随口说的玩笑话,但现在不是了。


沿途的风景很好,找到他的时候我想带他再坐一次,告诉他这样的风景我还要带着他一起看,很多很多,相似的,不同的,甚至是比这更美的。






TAKA视角

具体要怎么办其实我还没想好,不过也算巧合的来了这家餐馆打工,老板娘人也很好啊,没有多问我什么,简单的告诉我这里包食宿还有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走了。走之前还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来我也算幸运吧,总会在窘迫的时候遇到那些温柔的人,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幸运了吧。


员工的晚餐由大家轮流着来负责,说是大家实际也就三个人,今天是我第一次负责,晚餐的时候被老板家的女儿和儿子称赞了,说实在这样的生活挺开心的。毕竟可以忘记很多事。


但是山下亨真的不来找我嘛!


在这样的乡下,什么信息都不留,我还让人家别来,这要怎么找我。诶,又在强人所难了,想要结束这段关系的人不是我么,这个时候又在想些什么。白天的时候还被老板娘问到是不是和恋人吵架了才来这里的,这么彻底的被人看穿,到底有些不知所措,随后也是胡乱的搪塞过去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啊,之前上班的地方也是,给经纪人什么都没说就自顾自的跑了出来,之前的号码大概已经被她打爆了吧。不行,想到经纪人那张气到变形的脸我就想笑。不过她应该也很担心我吧,和山下亨吵架的时候是她一直在劝我要和对方好好谈一谈,但是我没听,要是我听了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好,跳过经纪人,好久没和弟弟们联系了,今晚还是和他们打个电话吧,让人担心总归不好。至于以后,再呆几个月了再和老板他们一家道别吧。总该回归正轨的。


我不能躲山下亨一辈子。


大家都该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


他应该会觉得自己有很多不足还有伤害了自己的地方吧,其实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他很温柔,虽然不会告诉我但他做的决不会是什么坏事,但是那几个月…不提也罢,那是我和他在一起以来感到最害怕的时候,我只觉得我要失去他了。一旦想到他的温柔不再属于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喜不喜欢都是他的自由,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强迫他。


可万一他还喜欢我呢。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立刻被我否定了,自己在做什么梦啊。


可能再也不会遇到了。


我大概再也见不到他了。



TAKA视角

今天是我和老板娘约定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今天过后我就要回东京了。老板一家表示了对我的不舍,啊遇到这一家人真的是很幸运啊。


既然准备回去了,就说明我已经想好了,一切都重新开始,经纪人表示也会支持我,只要我愿意回去,这之前的帐都可以一笔勾销。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虽然强装淡定,但内心实际上已经起飞了。


其实想好了也不代表我已经完全不在乎了,我还是很爱他,这份感情大概会永远这样存在着,只是我无法倾诉,甚至于此刻,我还是期待他出现在我面前,看他温柔地对我笑,告诉我他会一直在我身边。


只是我很清楚这只是单纯的妄想。


可矛盾的是,我还希望今后我都不会再和他相遇,一切都当作是场梦,只是梦醒了我不会再让自己痛苦下去了。




TORU视角

因为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就这样随着电车去了一些地方。没有他,哪里都没有他,也对,毕竟是刻意躲着我的。最开始也就没想过能立马找到他,他现在可能已经回到东京了吧。我也想着再来最后一个地方就回去。毕竟回到了东京的话,从朋友那里得知他的消息还是容易的。


这样的小乡村真的不像是他会来的地方啊,我边笑自己边往前走,出门的时候要是能做个寻人启事就好了,说不定还有好心人能告诉我他的下落。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种我们重逢的情况,但最后我想,不管遇到的时候他是怎样的表情,我都要紧紧的上去抱住他。


他会很想我吧,也许是我自大了。


他会留在我身边吧,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了。


他会舍不得我吧,也许这是真的。


想着想着,我随意走进了一家家庭餐馆。


TAKA
我没想过他真的能找到我。

TORU
我知道我一定会找到他。

TAKA
我期待了很久他该怎样出现在我面前,我要怎样告诉他我很爱他。

TORU
我冲上去抱紧他小声地说着我有多爱他。

TAKA
当他抱紧我的时候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听着他说有多爱我。

然后我轻轻的说了一句:“我们分手了”。




好写完了…可以去拿出我的滑冰鞋了
其实这个走向我自己还是挺喜欢的 嗯
自high in 南极


本来这两天麻痹自己他们是直男麻痹的差不多了 下午翻了一下ins又复活了… 我这就去开车我这就去 豹哭.jpg

浊流写完了再一起发一次… 第二部分再改改… 之前真的太水了

「Toruka」冒险

来自群里小伙伴的梗

魔王贵x勇者亨(本来是开车的好素材奈何我车技捉急 就拿来写写小甜饼好了)

私设众多 童话故事走向

写得不好多多见谅

一发完结




在山下亨生活的村子里流传这样一个传说:远处的山下封印着一个大魔王,魔王魔力高强当年的第一大法师也是耗尽所有力量才将其封印,而封印完后法师本人也就死了,死前千叮咛万嘱咐自己的封印只能封魔王一百年,一百年后风云突变之前一定要有人再去加强封印,否则定会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如今一百年期限已到,真正决定去加强封印的人却寥寥无几。一是因为村子里自那之后再也没出过法师的好苗子,现有的几位也不过是只能看看水晶球的程度,并不具有进攻的能力。二是因为,没有任何奖励来吸引人。别人打败恶龙还能发笔巨财或者娶个公主然后发笔巨财,封印魔王还得自己走上十里路,多累人啊。于是村民大多数决定搬家,要是魔王闹腾的太厉害,过了很多年魔法协会也会派人来收拾他的。大多数这样想是没错,但也有一些人有不同的想法。比如山下亨家就是典型特例,山下亨的爷爷认为自家祖先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做人不能忘了本,加上勇士的本能促使他们有困难就该去克服而不是逃避。就这样,山下亨在别人都匆忙逃离这片土地的时候,一个人背着自己的登山包,向山的那边出发了。
要说不愧是魔王,越靠近山这里的异变就越大,离山脚还有50米距离处就已经寸草不生了。不过说起来这个加强封印的方式其实挺简单的,只要把封印的剑推回原位就行了,这种事是个人大概就能做,都怪大法师当年没说清楚,不然大家也就都不用搬家了。山下亨摇了摇头表示了自己的无奈后,开始着手把剑往回推。剑身可能也受长年风吹日晒的影响生锈了,因此山下亨的加强封印行动也受到了一定的阻碍。山下亨突然想到自己的背包里有一瓶润滑油,是哥哥塞给自己的因为哥哥说实在是打不过魔王的话,就放把火烧死他,山下亨想着要是真的和魔王正面交战的话自己可能还什么都没做就被撂倒了,但是拗不过哥哥,润滑油就还是带上了。现在想想真的是帮了大忙了,没有润滑油可就对这把锈剑没有半点办法了。在润滑油的帮助下封印很快就重新回归原位了。但奇怪的事却发生了——山口的那扇门自动打开了。
明明知道这件事必有蹊跷可山下亨还是进去了,更诡异的是,这一路还有路标指引着自己去某个地方,山下亨就想难道这是大法师留下的隐藏宝藏嘛,难道我就这么发财了。这样想的时候,他走到了路标的终点。从远处有个小矮子向他扑了过来,大哭着“你终于来接我了啊,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啊呜呜呜”山下亨现在很懵,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来封印魔王的,现在却被一个小矮子抱着,这个小矮子还在大哭,不仅如此,这个小矮子长的还挺好看的,嗯,讨回去做媳妇也不错。
小矮子说出自己的名字是贵之后发现山下亨还是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便松开了自己的手,清了清嗓子,开始说明这一切。山里当时封印了两个魔王,贵是其中之一,而另一个魔王才是当时害得大家流离失所的坏蛋。贵虽然和那个魔王是旧知,可两人干的事情则是完全相反,贵是个绝对的和平主义者,另一个魔王D则是一心只想称霸世界。直到有一天他开始侵略人类的地盘大肆掠杀人类,过来讨伐的人类却弄错了对象,趁着贵不在家的时候,砸了贵的住所还泼了红艳艳的油漆。贵起初气到不行,便找到了大法师决心要和他理论。大法师看到魔王主动找上门原本准备要拿起武器和他大干一场,可等到真的看到魔王本人时却吓到开始往后退,毕竟一开始砸地方的时候就隐隐约约感受到魔力的区别但又找不到别的地方了就索性继续砸了下去,但泼油漆绝对不是自己的主意,这点是他要无论如何都要解释清楚的。虽然贵事前就知道D最近在扩张势力范围,但没想到D居然犯下如此恶行,另一方面也是害怕还有人再来砸自己的家,贵主动提出要和大法师联手打败D。
贵本想着和大法师联手就能轻易取胜的,可不料D的魔力竟然大力增长,大法师再怎么厉害只是一个人类,双方大战三天三夜后大法师首先支撑不住了,其实贵一个人便能了结了D可若不是大法师一同的话那就没法给人类信心,可大法师如果因此丧失了性命的话那将会成为自己最不愿发生的事情。于是贵将战场转移到了现在这座山里,让大法师快速将此处给封印以保障大家的安全。见到大法师封山的举动村民则是以为大法师将魔王成功封印了。
其实在大法师离开山之前,贵千叮咛万嘱咐的便是,一百年后一定要来接自己,因为他怕黑。
听完全部的故事后,山下亨松了一口气,同时也问道:“可现在来的人不是大法师而是我,你会难过嘛?”贵摇了摇头,反问:“你还叫山下亨嘛?”山下亨停顿了一秒,贵接着说“大法师山下亨,果然记忆是不会跟随着你的啊就算你记不起我也没关系。我当时就是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死去才定下这一百年的约定,因为你们人类灵魂的轮回正好就是一百年啊。”山下亨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去面对他,便选择了将对方拥入怀中。拉着贵慢慢离开了这里,山下亨不能想象在一百年的黑暗里,什么都不能做的情况下只是等待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不能,也不敢。甚至都不知道贵当年做下那个决定到底花了多大的勇气,在回家的路上山下亨终于决定问出口:“那个为什么你这么相信我呢,我们的约定是上一世的我和你定下的啊,轮回之后会怎么样,谁都说不准啊。”贵抬起头望着他:“因为你爱我,这份爱刻在你的灵魂了,再怎么轮回,这份爱都始终不会变,这是你当初对我说的,所以我相信啊。”山下亨怔住了,刻在灵魂里的爱永远不会变,所以他等了自己一百年。一瞬间这一百年间积蓄的爱意仿佛要在这一刻全部漫出来一样,勇者将魔王成功的带回了家,再也不想让魔王离开自己半步。
至此,魔王和勇者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热恋
·OOC注意
·第三次上路以后还是不了…
·在我心里这两人都结婚好多好多年了
·自娱自乐写不得不好
---------------

【Toruka】热恋

OOC注意 心机亨+傲娇贵
·这只是一部分 但是为了显示我真的不坑所以把这段发上来
·自娱自乐 记单词记到一半写起同人真真是美滋滋
·HE


---------------------------------



“那个我和她分手了”。
森内贵宽在山下亨面前说出这句的话的时候低着头不敢看对方,他想着就算山下亨再怎么拷问他也绝不多说一个字。但事实上,山下亨高兴地将他给抱起来转了个圈还开心的说要去开party。山下亨这么开心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喜欢森内贵宽,从见面的第一眼开始就是了,只是这么多年都没法说出口,第一两人是同性,第二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这些事让乐队发生什么意外。虽然这么些年他也交往过了不少的女生,但总在对方想要进一步发展的时候他就立刻提出了分手,他知道自己的心,他喜欢的人永远都只有一个。
森内贵宽是知道自家队长喜欢自己这件事的,当然他也对山下亨有相当大的好感但是一直抑制着,让这段感情不要有太多的发展,因为他知道这段感情不会有太多发展。刚才分手的这个女朋友是他交往过的女孩中最了解他的,他们曾经商量着来年的春天就结婚,可没想到冬天还没过去一半的时候,他们就分手了。森内贵宽觉得自己还是放不下山下亨,他永远都不知道这段感情早在他拼命抑制的时候悄悄的生根发芽了。
良太和智也作为两个旁观者,大概才是最清楚的人。山下亨和森内贵宽这么多年,两个人牵扯着对方,却又不敢靠近,无意识的错开交往期避免在思念时碰到对方。良太偷偷问过智也“森酱有没有和你透露过什么的时候”智也摇了摇头,同样智也也问良太“利达有和你透漏过什么嘛”结果是相同的。当然啦,要是真的给这两个笨蛋说了的话这两个人应该早就在一起了不会像现在一样,只有在唱情歌的时候才敢摸来摸去。
可终于有一天,这两个人开始意识到生活里已经不能没有对方了。山下亨选手首先展开的自己的行动,比如装醉。

绝对不是flag 我要开toruka的坑 绝对绝对 不写不是人 不写不是人!